• 王麗芳◎ 著


學習可以是快樂的,學習可以是愉快的。當我們罵孩子不用心學習的時候,或許我們真的該思考的是,我們有沒有真正用心在教孩子,有沒有讓孩子在學習中得到快樂,而不是恐懼。

 

在 我還沒有孩子之前,曾經到家裡附近的游泳池學游泳,游泳教練總會一步步地從適應水性開始慢慢指導,根據每個學員不同的進度來教。有一次,我很早就去練習 了,在一旁暖身的時候,看到一個大概剛上小學的小男孩被父母帶來學游泳,男孩的父親一邊帶著孩子做暖身操,一邊大聲斥責孩子的母親說:「幹麻花錢學游泳, 多喝幾次水就不怕了。」然後,他像軍隊長官一樣命令著男孩下水,孩子走到泳池邊不太敢下去,父親馬上罵他:「有什麼好怕的?你是男孩子耶。」說完自己先跳 下水,再一把拉住孩子的手將他拖下水。

 

男孩被拖下水後,恐懼到全身發抖亂揮舞,差點溺水。他的父親一邊抱起他一邊大罵著:「男生那麼膽小,成什麼體統!」接得也不管孩子哭得多麼悽慘,就是一直不讓他爬上泳池,押著孩子跟狗爬一樣在水中害怕地猛拍水。

 

這場景讓我想起多年前,當時的男友自願要教我游泳,他堅持說在海軍陸戰隊裡,不會游泳的人只要用這種方法訓練個兩次,馬上就會游泳了。於是我傻傻地信以為 真,結果所謂的訓練方式,原來是他站在泳池裡,把我的腳往他身上拉住不動,讓我整個上半身泡在水中溺水。他堅持只要腳被綁住,我就非得靠著本能利用腰部的 力量掙扎著把頭冒出水面呼吸空氣,這樣就等於學會了蛙式的呼吸法。

 

說真的,那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會就這樣死在游泳池裡。我整個人泡在水裡,大腿跟小腿都被死死地拉住,水不斷灌進我的鼻子和嘴巴,我卻無法掙扎到水面上。那樣的痛苦,讓我一把怒火地用力掙扎,不是掙扎起來呼吸,而是掙扎地猛踢男友,適圖讓自己站起來。

 

從游泳池掙脫起來之後,我就不甩他自己跑走了,這樣的游泳經驗害我又隔了好幾年才有勇氣再碰水。

 

那天,我看著那個男孩,心中想著:為什麼我們總是被要求在恐懼中學習呢?

 

有一次,我跟一群媽媽吃飯,其中有個媽媽對著她的孩子一直罵:「你看你又吃得滿地都是。」、「誰叫你站在椅子上的?給我坐下。」、「湯匙你是不會拿好是不是?」、「不可以玩水杯,會弄濕。」就這樣一直罵,甚至很氣地說:「所有小朋友就你最壞。」

 

那個媽媽氣憤地看著我說:「遇到這樣的孩子,看妳會不會氣死!」

 

我看著她的孩子,笑笑地說「不會」,接著,我坐到那個孩子身邊,握著他的手一步步教他如何用湯匙吃飯,如何用水杯喝水,如何請媽媽幫忙夾菜而不需要站在椅子上爬上桌自己挾。我一遍又一遍地教,孩子也很開心地學著喝水、吃飯,大家用餐的氣氛也好多了。

 

那天後我常在想,是不是我們連吃飯都沒有受到大人真正用心的教導,而只是在一堆怒罵中慢慢自我學習?我想起小時候吃飯時沒有把碗捧起來就會被罵,打破碗就會 被父親白眼,吃飯姿勢不對也要挨罵。可是,我似乎從來沒有看過父親示範真正得體的用餐方式,而是在白眼與責罵中自己一點一滴地學習。

 

我不懂為何學習一定要在怒罵中?我也不懂為何學習一定要在恐懼中?

 

從女兒七個月大開始,我固定每星期會帶她去一趟Green House,那邊的設施不一定比家裡好,環境卻很舒服,尤其每星期都會有老師義務排班提供父母教養上的諮詢。有老師專門教孩子用餐,有老師教媽媽學手作,有時候老師會幫忙解答父母在生活中實際遇到的教養問題。

 

剛滿兩歲的崴崴有一次跟家人出遊玩水回來後,原本很愛泡澡玩水的他卻再也不願意碰到水。他不願意走進浴室,不洗頭也不洗澡,一接近浴室就狂哭,甚至來我家看到我女兒在浴室,還會邊哭邊英雄救美地從浴室把我女兒搶救硬拉出來。他怕水怕到連他父母碰到水他都會哭喊。

 

我們一直想盡辦法要幫崴崴克服怕水的陰影,卻始終無法克制他對水的恐懼。有一次到Green House,吳玥玢老師聽了崴崴的狀況後,蹲在崴崴的身邊問他:「為什麼你會怕水呢?」兩歲的崴崴當然無法回答老師,只是聽到「水」就拚命搖頭說「不要」。

 

老師很坦白地告訴我們她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,我們以為她也沒辦法了,有點沮喪。然而,就在教室快關門的時候,我發現幾個孩子都不見了,原來全都跑到廚房去 了。老師讓崴崴站在高高的椅子上,她在很深的水槽中放了幾個桶子,請崴崴跟一些小朋友一起幫玩具魚蝦、蔬菜洗澡。崴崴終於突破心防,耐心、開心地跟著其他 朋友幫玩具魚洗澡。晚上回到家後,雖然還是不敢泡澡,但他終於敢走進浴室擦澡、淋腳了。

 

那天,我看著孩子們在大人的大廚房中玩水玩得不亦樂乎,心中充滿震撼與感動,原來有老師這麼有心在面對孩子的恐懼,面對孩子的問題。

 

女兒一歲左右剛會走的時候,我帶她到沙場玩沙,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沙,我很放心地把女兒放在沙上面,她卻害怕地往我身上攀。那時候,我刻意不跟她說「怕」這個 字,我只是抱著她蹲坐在沙上,輕輕用手抓了一點沙子,搓在手上讓她看、讓她摸,告訴她:「寶貝,這是沙,細細硬硬的。」然後拿起沙撒在她的小腳上,跟她 說:「孩子,這是沙碰到腳的感覺。」接著又把她的小腳輕輕放在沙上,讓她感受腳底碰到沙的感覺。慢慢地她瞭解了,也看到其他孩子在沙上走動玩耍,於是她放 開心踩在沙上,離開我的懷中玩了起來。

 

我用這樣的方式帶著孩子去面對每一樣她所接觸的新事物,每到一個新地方、新的遊戲間、和人第一次見面,我都用最平靜的心緊緊抱著她,慢慢教她,等她適應、接受,慢慢讓她勇於嘗試新東西。

 

我常在想,如果我站在一個我不知道深度的泥地上,也會怕得不敢貿然踩下去,更何況孩子沒有看過沙,沒有在沙上走過。然而,有些媽媽一把就將孩子丟在沙上,孩子怕得大哭,媽媽卻大笑對著孩子說:「哈哈哈,連沙都怕,你怎麼這麼沒膽。」

 

我不知道孩子為什麼必須在被取笑中學習勇敢,為什麼要在責罵中學習成長?孩子考試考不好就要被打,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孩子在恐懼中成長?

 

學習可以是快樂的,學習可以是愉快的。當我們罵孩子不用心學習的時候,或許我們真的該思考的是,我們有沒有真正用心在教孩子,有沒有讓孩子在學習中得到快樂,而不是恐懼。

 

或許,當我們用恐懼來教導孩子的時候,就如同當初我學海軍陸戰隊游泳方式一樣,孩子還沒在恐懼中學到該學的東西,就已經把父母跟師長一腳踢到遠遠的地方去了。


《我不是天生會當媽》
時報出版


(資料來源:時報出版 提供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rankie Yang 的頭像
Frankie Yang

法蘭琪的世界

Franki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